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永志心理博客(Muddy)

Every soul is a bright light

 
 
 

日志

 
 
关于我

姜永志,男(1984---),汉族,内蒙古通辽人,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内蒙古民族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师,主要从事心理学基本理论、本土与文化心理,民族与社会心理学教学科研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自我的本土化心理研究----忍的和谐思想  

2010-04-28 20:22:44|  分类: 心理学学术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姜永志1,张海钟2

      (1西北师范大学 教育学院,甘肃兰州 730070;2兰州城市学院 教育学院,甘肃兰州 730070)

                                                       (延边大学学报社科版2010(2))

摘  要:“忍”作为中国本土心理学思想,一直影响着中国人的心理发展,尤其是以传统文化的“忍”为基础的心理学思想,则成为中国人自我的核心要素。揭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忍”的思想,对于理解中国人和谐心理观和指导当代中国人的心理与行为都具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中国人;自我;本土心理;忍;和谐

中图分类号:B849: G02     文献标识码:A 

关于自我问题的研究最早是由西方社会提出的,研究背景、研究对象、研究内容也都是西方化的。中国心理学在引进和介绍西方心理学思想的时候便把西方的“自我”介绍到了中国。西方自我对人的研究侧重从自我概念、自我意识、自我控制等一些西方化的话语来研究,不能说这不对,只是在中国仍延续这种话语或这种研究思路可以说应该是具有局限性的。中西文化的差异性使东西方人关于自我的理解也具有巨大的差异性。我们曾撰文《中国人自我的区域跨文化研究思路----从宏观文化向微观文化的转变》和《再论中国人自我的区域文化心理学研究----双文化自我与文化适应》,意在探索关于研究中国人自我的中国本土化的研究思路,从揭示中国本土心理思想的形成为始,区分中国与西方自我的内涵,并进一步挖掘影响当代中国人心理生活的传统心理学思想,而关于“忍”的心理学思想正是影响中国人的传统的、特殊的心理学思想。通过揭示中国人“忍”的形成过程来分析当代中国人的心理冲突与心理融合都将具有开拓性的现实意义。

一、“忍”的语义学分析

   随着文化心理学的复兴与崛起,在我国,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工作者开始将中国文化作为中国人心理研究的一个重要变量,强调以中国人所熟悉的心理想法或经验为研究题材,扬弃套用西方理论的研究习惯,进行植基于中国人的社会、历史及学术传统的文化心理学研究。“忍”在中国社会中是一个重要而且普遍流行的概念,因此,对于“忍”的解析仍要从中国古代典籍中加以分析。

   从“忍”字的构形来看,“忍”字“从心刃声”,在六书中当系会意兼形声字。其意符“心”表明此字之意与“心”有关,而其音符“刃”既有表音的作用,又有表意的作用。《玉篇·心部》又说:“忍,强也”。意喻内心强壮。可见,“忍”的字形所表示的意思并不是我们一般所理解的“像在心上插了一把刀一样痛苦”,而是心像刀刃一样坚利”。据此分析,“忍”的本义应为“坚中”,即内心坚韧。另外,“忍”在读作去声时义为“坚柔”,也作“朋”、“韧”。《集韵·震韵》:“朋,坚柔也。或从韦,从革,亦作忍”。再如《孟子·告子》:“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此处之“忍”则是运用了“坚韧”一义的使动用法[1]。可见,“忍”的本义原是一种坚韧的意思,是“含怒如怀刃”, 即自我把持的自抑、忍让与谦和, 它在古代却是一个颇受褒扬的概念,是一种积极的心理状态,而不是常识心理学所理解的“忍字头上一把刀”是痛苦的代名词。

   从“忍”的引申义来说,可以说忍耐、忍心、忍受、忍羞、忍气、忍垢、忍丑、忍耻、忍痛、忍情、忍口、忍泪、忍笑、忍志、忍事、忍顺、忍从、忍容、忍毒、忍苛、忍悖等。其中“忍耐、容忍”义运用最广,古代的家训中也多以此义为本义,如“忍人所不能忍, 容人所不能容, 处人所不能处”,“与人相处之道,宁让人, 勿使人让;宁容人,勿使人容;吾宁吃人亏,勿使人吃吾之亏”之类的家教。其引申意中其实已经包含了一些忍的心理学意义,已经是一种涉及到认知、情感、意志、行为的心理过程,并且其中包含着道德评价意义和伦常规范在里面。

二、“忍”的心理学定义

李敏龙曾将“忍”的心理学概念界定为:“忍是一种策略性的自抑机制或历程,在此机制或历程中,当事人为了避免对自己、他人或公众显然不利之后果的发生,或为了预期对自己、他人或公众显然有利之后果的出现,不得不做己所不欲的事情或承受己所不欲的身心痛苦[2]”。从这个定义的字面意思来理解,“忍”是心理与现实冲突时,个体通过认知环境与个体的关系之后,所采取的一种消解心理与现实冲突的心理策略,这个过程伴随被动的、非本意的、痛苦的情绪表征。然而忍是不是一种单纯的自抑机制,个体是不是一定处于“不得不”的被动状态,忍的过程中是不是一定伴随着身心痛苦等问题,都是值得进一步商榷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根植于儒道释文化思想的,中国的社会机制一直是一种关系本位、家族本位、道德本位、伦理本位的社会,中国人自我的发展是一个以道德自我的发展过程为核心的,中国人的道德关系中个体是被忽视的,在社会化过程中个体终将与群体、家族等融合为一体,所谓“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就是一种融合的结果。所以说,“忍”未必是一种自我抑制的、被动的、伴随痛苦的心理,他可以是一种积极主动的修身过程,其中伴随着一种自我意志的超越,儒家叫做“成仁”,道家叫做“成道”,佛家叫做“涅槃”,这些都是自我通过忍达到的“超我”境界,却不一定是被动的和痛苦的。因此,在宏观上可以说“忍”是自我的一种心理素质,而在现当代对“忍”心理学的定义要进行更微观的区分,要针对具体文化和情境有所区别的定义。

三、“忍我”的和谐观

   从“忍”的本义以及心理学定义分析来看,中国的“忍”是一种涉及到知、情、意、行的心理过程,从古典文化典籍来看,中国人是十分酷爱这种心理过程,因此就有了中国人“尚忍”的思想。“尚忍”一直是中国人处事的方式,中国人都有着很强的尚忍情结,儒家的经典《论语》中提到:“小不忍则乱大谋”,元代吴亮的((忍经》、元代许名奎的《劝忍百蔑》也都大加推崇忍的处事方式。在民间流传甚广的善书《百忍全书》,更是汇集唐高宗时之张公艺一百个忍的事迹,将其一生的德行家风归结为一个“忍”字,而有“张公百忍”之说[3]。在生活中,我们也经常利用忍的方式来处理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问题,例如受到他人言语侮辱时的“容忍”或是“忍气吞声’,为了达成目标时,对于各种辛苦劳累的“坚忍”、“忍耐’,和别人发生争执时的“忍让”等,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忍有着很高的评价。

因此,可以说中国人的自我的核心部分之一就是“忍我”。所谓“忍我”是指通过克制自己的欲望,以达成自我和谐、人际自我或关系自我和谐的一种自我。“忍我”以中国人的人际自我或关系自我为核心来构建的,以人际自我为核心,是说中国人在构建自己人格,决定自己将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时,主要不是从自己的内在自我,而是从他人对自己的要求出发来自行设计。换句话说,不是自己给自己定义,而是别人给自己定义,这一点突出的体现在儒家的“仁”上,儒家对于人的定义是“仁”即“我”,“人者,仁也”,认为只有在“二人”的对应关系中,人才能称其为“人”,只有在与他人构成的人际网络中才能定位,“无他即无我,由他才解我”,中国人的“人”具有共生取向。在中国文化中孤立的或纯粹的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的内核是空虚的,没有内容的,即没有经过定义的。而只有与他人或社会发生关系时,并在这种不过关系中被定位,或得某种人伦或社会角色时,人才获得自身的属性和意义[4]。因此也就决定了中国人的共生取向、关系取向、家族取向、集群取向。个体作为“小我”是要以完成“大我”的利益为目的的,中国人自我的最高境界也就成为了“天人合一”,个体与自然、社会完全融为一体,我即是他,我是一种“互渗我”。

在这样一种道德关系网络、关系本位、互渗我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忍我”便成为维持这样一个网络平衡的手段,儒家的“克己复礼”要求个体要克制欲望、遵守伦理道德规范、遵守人性之格以求和谐。儒家的这种和谐观认为人格与道德心理关系模式都体现为一种动态平衡过程,主张人性的理想境界是和谐的,与自我的和谐、与他人的和谐及与自然的和谐。儒家还主张只有通过克制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达到一种动态和谐。因此,“忍我”是儒家和谐观的核心要素之一。道家也追求一种和谐心理观,《道德经》认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一种以人为核心的和谐周期,道家和谐观的核心思想是一种贵柔、善弱、避、无、无为、不争,这也是一种心理克制,“无为而无所不为,有为而有所为”说明克制和忍耐是一种积极的追求自我的和谐的心理历程,这也恰恰表现为“忍我”的处事风格。佛家认为我们要从有限存在的凡夫众生,转变为无限存在的大解脱者。凡夫众生的忧悲苦恼和生老病死,均系由于对人世幻景的贪求、嗔拒、无智慧,故被幻景所左右,以至于身陷幻景的有限之中,因此要遵循一定的方法以从幻景之中走出来,就是要通过“苦、集、灭、道”的四圣谛法来实现。“苦”认为,一切的欲望来自于五蕴,即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灭”要求必须拾弃欲望,断除欲望,离开欲望。“道”则是一种修习的方法,以便能够消除欲望。从佛家的分析看来,佛家主张消除一切欲望以达到一种无限永存的境界,这种方法就是“道”,它要求克制内心与现实的冲突,消除欲望化解冲突,完成超越[5]。佛家的心理学思想也同样是通过“忍我”的克制达到自我超越,这种超越在佛家看来就是一种自我与现世的和谐。

四、中国当代人和谐心理“忍”的解析

从中国古代乃至当代的中国关系伦理道德自我出发,中国人都始终是以自我为圆心一圈一圈的向外推出去的,就好像把一块石头丢在水面上所发上的一圈一圈的推出去的波纹。每个人都是他社会影响所推出去的圈子的中心,被圈子的波纹所波及的就发生联系[6]。现代社会中仍延续着这种因文化所传承的社会机制,这种差序格局仍旧存在当代中国社会。因此,当代中国人生活的主要事情还是处理各种圈子,做到上通下达,维持自我和谐、人际和谐、社会和谐。他们所采取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忍耐,一项研究发现有50.71%的被试从心理历程的角度来理解忍的概念的,其中主要有以下几种理解方式:克制(19.81%)、容受(12.04%)、坚心(9.51%)、退让(9.35%)。克制占有较大的比例,在退让上则较少。说明现代人为消除冲突是一种主动的采取克制和容受的方式。还有24.56%的被试是从忍的目的的角度来理解忍的概念的,认为忍主要有以下几种目的:维护人际和谐(8.09%)、道德修养或人生智慧(5.55%)、完成事情或避免坏事情(4.12%)、生存或适应环境(3.80%)、团体的目的或社会秩序(2.06%)、获得财富或利益(0.48%)、个人成就或前途(0.48%)[7]。忍的过程是可以有目标驱动的,它并不仅仅是个体为了应对眼前的挫折和冲突而被动采取的逃避策略,而更多的是为了构建一种和谐氛围而采取的积极主动的行为。在人际交往中的“忍”是为了维护人际和谐,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个人利益的让渡。

尽管现代社会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所引起一系列的心理与现实环境的冲突,但是当代人仍旧以和谐为出发点,采取“忍我”的自我表征形式,通过认知自我与情境、理性控制情绪、采取意志控制、采取合理行为等,在解决心理压力与冲突的时候更多的是从积极的出发点对情境进行考量,采取行动。但是随着外来文化的冲击,中国人的和谐自我观会不会因为个体主义文化的冲击而产生变体,“忍我”的城乡心理差异会不会产生不同的和谐心理观,中国不同区域文化下的“忍我”会不会因文化异质的差异而影响和谐心理观,仍旧是研究当代中国人心理需要探明和解决的问题。

五、研究趋势与展望

“忍”作为中国传统心理学思想,既有积极的心理机制,也有消极的心理机制,中国古代的“忍我”多是忍而后发,多是以“忍”为福,以“忍”为智慧,以“忍”为德。因此,反应更多的是一种积极的人格品质和良好的心理素质,是被社会所推崇的行为。而“忍”作为一种应对外部压力和内心冲突的心理机制,并不为中国人所独有,而是人类所共有的一种心理现象。这应与西方文化讲的“忍”相区别,西方文化的“忍”等同于自我控制,是个体自我意识发展到一定程度所体现的功能,是个体一种内在能力,外在表现为一组相关行为,是个体自主调节自己行为,使其与个人价值和社会期望相适应的能力[8]。中国文化价值体系中对人的设计强调人伦、讲究关系社会结构,中国人的“忍”不仅包含克制,还包含容受、退让、坚心、坚韧、超越、超脱等成分,中国文化中的忍具有儒家自我修养和自我超越的色彩,强调的是个体的使命感。同时忍也具有佛家和道家出世和超脱的色彩,强调的是“无我”和“天人合一”的境界[9]。通过比较中西方文化中“忍”的内涵和重心,我们就可以以中国文化为基点,一方面从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着手,挖掘关于“忍”与个体、环境、社会的思想,探讨传统“忍我”的心理基础和形成机制。另一方面,比较现代中国人与古代中国人关于“忍我”的差异;“忍我”在传承与发展过程中所发生的变体;探讨“忍我”的时代特征;中国区域文化差异下“忍我”的特征;中国近代城乡文化差异所形成的“忍我”的差异等问题。最后,从文化心理学和区域跨文化心理学的视角来揭示“忍我”的隐性与显性内涵,以及“忍”对当代中国人和谐心理观所产生的影响,都是关于这一课题所要进行探讨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陈萍.中国人尚忍心态的心理学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6.

[2][7] 李敏龙,杨国枢.中国人的忍:概念分析与实证研究[M].台北:桂冠图书公司,2000,22.

[3] 胡发贵.论中国传统文化之忍[J].社会科学战线,2003,(4):20-22.

[4] 刘承华.文化与人格[M].合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02,29-49

[5] 张海钟.人性、人生、人格[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95-137.

[6] 费孝通.乡土中国[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25-34.

[8] 陈萍.通过语义分析探析“忍”的心理学意涵[J].长安大学学报(社科版),2009,32(4):177-178.

[9] 汪凤炎.中国文化心理学[M].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4,40-45.

A Native Research of Self of Chinese people----A Harmony Idea of “Ren”

JIANG Yong-zhi1,ZHANG Hai-zhong2

(1、Colleg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 Northwest Normal University , Lanzhou , Gansu , 730070)

(2、Colleg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Lanzhou City College, Lanzhou, Gansu 730070)

Abstract: "Ren" as the thought of Chinese native psychology, it Continue affecting the Chinese people's psychological development. Particularly, the psychological idea based on "Ren" of traditional culture, become a core element of the self of Chinese people. Reveals the idea of "Ren" of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it will have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understanding the psychological concept of harmony and guiding contemporary Chinese people's psychology and behavior.

Key words: Chinese People; self; Native psychology; Ren; Harmony


作者简介:张海钟(1963--),男,汉族,甘肃白银市靖远县人,教育学(心理学)硕士,教授,西北师大教育学院心理学专业特聘教授/硕士生导师。兰州城市学院教育学院教授,主要研究健康心理学、跨文化心理学、女性心理学及高等教育学。姜永志(1984--),男,汉族,内蒙古呼伦贝尔人,西北师大教育学院心理学专业2008级硕士生研究生,主要研究理论心理学、文化心理学。

基金项目: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立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2008西部项目(08SHX009)《区域文化心理差异与和谐社会建设研究》课题成果。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