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永志心理博客(Muddy)

Every soul is a bright light

 
 
 

日志

 
 
关于我

姜永志,男(1984---),汉族,内蒙古通辽人,西北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内蒙古民族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师,主要从事心理学基本理论、本土与文化心理,民族与社会心理学教学科研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教育神经科学:从“实验室”到“教室”的科学 发表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3年3月27日05版  

2013-04-21 20:37:21|  分类: 大众心理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神经科学:从“实验室”到“教室”的科学

姜永志

(内蒙古民族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内蒙古通辽 028043;内蒙古民族大学 民族教育研究所,内蒙古通辽 028043

教育学在整合了神经科学、生物科学、认知科学和心理科学等相关学科基础上,形成了一个神经科学取向的教育学研究领域,即教育神经科学。这一领域被誉为是从“教室”中走出的神经科学,通过神经科学的技术和研究方法,研究来自教学实践中的学习问题。在信息化与数字化的社会,AnsariCoch (2010)指出:“信息时代的教育体系,不应该再以传统的“教师-课本-学生”为基础,而是要以专业能力为基础,发展创新性的学习模式,将学习建立在那些开放环境中发展起来的教育项目上”。因此,今天的教育体系中的必要任务不是通过传统的教科书向学生灌输知识,而是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才能,并帮助他们自己驾驭这些才能,以实现将被动的信息记忆转化为直接经验的主动学习状态。而这些变革所发生的场所就是“教室”,这也预示着新的教育教学变革的重镇“教室”,必将发生一系列全新的理论与实践变革。

众所周知,传统的教育教学实践与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往往是以现象学思维为基础,传统教育学研究长期以来是基于直接经验的一种社会实践活动,一些经验看来比另一些更为有效,就形成了一些大家比较认可的“传统”的教学方法,即我们通常指的“专业智慧”这些专业智慧常常是一种直觉,即以主观经验和意识为出发点得出的,这种现象学思维模式往往使教育科学陷入非科学的尴尬境地。近年来,自然科学“循证”(Evidenee-Based)思维正不断对教育科学产生影响,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生物科学等相关学科对教育科学上行影响压力也不断增加,教育科学的整合与重组似乎已成定局。20世纪末,国际社会就已经出现了教育科学与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生物科学、心理科学及相关学科整合的趋势。许多科学家和教育家都认识到我们正在逐步推进一条整合心理、脑与教育的新途径。这种信心的高涨,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源自于认知科学、神经生物学和教育科学、心理科学及相关学科在过去20年中取得的长足的进步。

正如Battro(2004)认为的:“全球的数字化环境是承前启后的新现象”。这个机遇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全新的画卷----在心理、脑与教育这一新兴学科领域中,我们能够促进不同国籍、不同种族及不同宗教信仰的科学家、教师及学生们的合作。在21世纪初,众多相关学科在与教育科学的动态整合基础上,以2003年哈佛大学“国际心理、脑与教育学会”(International Mind Brain and Education Society)成立为标志,这门基于实证的新兴学科教育神经科学诞生了。这一新兴学科将众多相关学科的知识与技能进行深度整合,提出科学的教育理论、践行科学的教育实践的、形成了具有独特话语体系的研究领域,它凝聚了跨学科专业研究者的共同智慧,汲取多门相关学科中的知识精华与哲学理念,来形成自己独特的概念结构。[5]教育神经科学的诞生改变了长期以来,教育学缺乏科学实证依据的状况,为教育科学发展奠定坚实的科学基础。

教育神经科学不仅关注课堂中学生学习行为的改变、学习动机的激发等宏观层面研究,而且还关注脑在外部环境刺激下形成的神经联结或者改变大脑功能区以及功能联结等微观分子水平的研究。借助先进的脑成像技术手段与多种研究方法,从基因-分子-突触-神经元-神经网络-神经系统-课堂行为-社会等不同层面揭示学生学习行为产生的完整过程,对学生的学习行为提供因果解释,从而产生出有用的确定性的知识。在产生出有用的确定性的知识方面,目前主要形成五个较为成熟的研究领域,分别是脑结构及功能与学习机制研究、脑可塑性与敏感期研究、环境与脑学习机制研究、阅读能力与脑学习机制研究、数学能力与脑学习机制研究,这五个研究领域的研究已经形成了新的神经科学与脑学习的新知识。如,脑结构及功能与学习机制研究发现人类大脑的沟回分布及其作用,额叶主要负责参与计划、判断、记忆问题解决等高级认知功能,顶叶主要负责数学、感觉、语言、认知功能,颞叶则主要负责言语功能、字词识别、数字识别、面孔识别和颜色识别,枕叶主要负责视觉加工、颜色辨别和运动辨别;脑可塑性与敏感期研究发现,人在语言等方面确实存在着敏感期,同时人类大脑的神经元和突触总量并不随年龄增长而减少,人的海马区一生都能产生新的神经元,人具有终身学习能力;环境与脑学习机制研究发现,社会交往、情绪调控、睡眠等对突触的产生和“删除”,以及突触间的神经联结具有重要作用;阅读能力与脑学习机制研究发现,在人类有限的进化历史中,并没有时间或压力为阅读进化出大脑回路,阅读只是以负责注意、知觉、语言、认知及操作功能的皮层、亚皮层及小脑等脑区中已有神经元通路的重组为基础而形成的,而没有独立的阅读区域。数学能力与脑学习机制研究发现,婴儿天生就具有对数量的意识,即“数感”,数量意识与大脑顶叶(左右顶内沟)的加工有关,人类所具有的计算能力,是因为人脑具有对已有的神经通路进行重组的非凡能力。

事实上,目前教育神经科学所积累的确定性的知识只是教育神经科学发展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教育神经科学它主要不是在发现学习的规律,而是在运用已经发现的知识来解决教育问题,它与所有的教育学一样是一门应用科学。因此,教育神经科学一方面通过脑成像技术手段发现新知识,另一方面它的责任还在于通过研究证据启发教育实践,促进教育神经科学的知识转化为教育教学实践,以及为教育决策制定者制定教学策略提供依据。对于教育神经科学家来说,来自“教室”的实践问题是学科发展的根本动力,在学校丰富的学习和教学环境中,教育神经科学才能渐渐成长,才能提出对教育实践具有时效性和有价值的议题。

 

作者简介:姜永志(1984--),男,汉族,内蒙古通辽人,心理学硕士,内蒙古民族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讲师,主要从事理论心理学、本土与文化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研究。

通讯地址:内蒙古通辽市西拉木伦大街(西)996 内蒙古民族大学 教育科学学院

邮政编码:028043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